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细品《以家人之名》里的妈妈们,解读母爱缺失的深度创伤? ... ... ... ... ... ...

2020-9-13 17:1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58| 评论: 0|原作者: 郑丽君|来自: 安迪网站

摘要: 上文我讲到,看看剧中的李海潮,就知什么是一个好的家庭。他让我们明白,好的家庭,不一定都是血缘链接,而不好的家庭,就算是亲爹亲妈,也冷若冰霜,没有人情味。今天我要谈谈,《以家人之名》里的坏妈妈们的种种表 ...

上文我讲到,看看剧中的李海潮,就知什么是一个好的家庭。他让我们明白,好的家庭,不一定都是血缘链接,而不好的家庭,就算是亲爹亲妈,也冷若冰霜,没有人情味。


今天我要谈谈,《以家人之名》里的坏妈妈们的种种表现,都给孩子带来何等的创伤?

这些妈妈,不仅仅指直接抛弃儿子的陈婷与贺梅,还有凌霄和子秋的外婆们,以及齐明月和唐灿的妈妈,还有邻居的那些多嘴的婆婆们,她们组成了坏妈妈代表团,共同演绎了天下妈妈一般黑的罪行。

先说说大家最最讨厌的母亲陈婷,她在独生子女政策未解禁的情势下,因为生了二胎女儿云云失去了工作,夫妻双双都被处分,陈婷开除公职,父亲凌和平降级保留工职。家庭状况一下子跌入谷底,陈婷从职场回归家庭,当了全职太太。这一转型,对职业女性来说很不容易,会出现各种心理反应,据她后来的的表现,可能患了躁狂抑郁症,情绪剧烈时会不停的指责老公,打骂孩子,砸东西;抑郁的时候,疑神疑鬼,对他人的话语反复推敲,以为话里有话,暗指他们家庭的秘密。所以,她在家也常常表现坐卧不安,要出去透透气,打打麻将,这个时候,就把一双儿女反锁在家里,由哥哥照顾妹妹,才导致了女儿云云被核桃仁呛到气管,窒息而死的惨剧。

从那场事故之后,陈停的毛病愈演愈烈,导致夫妻关系极端紧张,小吵天天有,由于影响邻居的安宁,原来的小区住不下去了,他们不得不搬到李海潮的楼上。但是,环境的改变,无法治愈她内心的纠结,家里除了天天吵架,简直暗无天日。

凌霄就这样无辜地成为替罪羊,他承栽了妈妈情绪爆发的垃圾桶。

由此,他由活泼开朗变成观言察色的乖乖儿,如果妈妈没有做饭,他就泡方便面充饥,当爸爸问起为什么吃没有营养的泡面,为了避免父母吵架,就说自己特别喜欢它。

如果妈妈砸东西,爸爸没有心情修复战场,他就自觉自愿地,拿起扫把扫去破碎的碗片,修集残剧。每逢妈妈表情狰狞要发彪,他就轻轻地离开家,坐到楼道上看漫画,装作听不见,来隔离自己的恐惧和委屈。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重复着,似乎没有尽头。

就是住在楼下的李尖尖都很担心,如果叔叔阿姨这么吵下去,凌霄哥哥会怎么过?他就捧上一箩自己采摘的核桃,送给哥哥哄他开心,却激恼了陈婷,她把这箩核桃,砸向楼梯,李尖尖不知道阿姨怎么了,只有把散落一地的核桃,一棵一棵地捡回来。

尖尖的爸爸知道这种情况,他也自愿地管起闲事,他授意女儿邀请坐在楼梯的凌霄来家吃面条、吃油炸排骨,以充填他饥肠辘辘的肠胃。


不久,凌霄的父母离婚了,他们最后一次吵架导火索,是凌霄把妈妈撕掉的全家福照片,从尖尖那里拿回家。妈妈看到用透明胶带粘起来的照片,情绪爆发不可收集,他指着儿子骂:“都是你的缘故,是你杀死了妹妹....”这个时候,爸爸感到太太实在离谱,就举手打了陈婷一个耳光,就是这个耳光,彻底打断了父母的感情,陈婷决意要离婚。某一天,李尖尖和凌霄放学回家,在大楼的门前碰到拉着行李箱外出的陈婷,机灵的尖尖问:“你是不是不要哥哥了?那就送给我吧!”,陈婷头也不回地说:“送给你”。


就这样,陈婷在儿子的生活中彻底消失了。

从此,凌霄被李家父女接纳,与尖尖成为没有血缘的兄妹。李海潮也自然而然地成为凌霄的李爸,负起照顾凌霄衣食温饱的父职。

但是,凌霄内心的创伤,没有因为妈妈的离开而消失。尤其被妈妈判了刑似的,接受了自己害死妹妹的罪人标签。于是他的血液里,注入了深深的罪感,他整天郁郁寡欢,被小区的野孩子欺负了,也不敢反抗。灵魂之中伴随着一股阴郁的气息,正象尖尖说的,从第一眼看到到你,就是那样阴沉着脸,恰似鬼魔俯身似的,这个抑郁的气一直伴他长大。

凌霄在母亲离开之后,表现的很自律,并且努力学习,成绩一路领先,顺利升学,没有一丁点麻烦到亲爸。高考时,以非常优异成绩,上了清华录取线,在全家人都为他祝福的时候。远嫁新加坡的母亲那边,传来噩耗,陈婷与丈夫为了回国,参加外婆葬礼,上机场的路上发生车祸,陈婷的丈夫当场死亡,她自己因为伤势过重,处在昏迷之中。凌霄舅舅立即带着他去新加坡处理后事。听医生的诊断,他们傻
眼,陈婷因为高危截瘫,即使脱离危险活过来,也要很长时间的康复训练。自然而然,舅舅认为儿子理所担当此责任。尽管凌霄心里有多少的不情愿,舅舅还是用道德绑架他,他答应留下来照顾母亲。


这意味着凌霄以留学生身份,去新加坡边上学边护理母亲。


然而,陈婷心理本来就有应激障碍后遗症,在再次灾难面前更加扭曲,她不但在精神上需要依附儿子,而每每情绪爆发的时候,凌霄就成为她施虐的对象,诅咒、漫骂、殴打是家常便饭,凌霄肩膀上一大片烫伤的疤痕,就是母亲躁狂发作时留下的明证。


整整九年时间,他被母折磨,患了严重的失眠症,整晚整晚睡不着,影响到了学业,不得不休学两年。

在漫长的岁月里,凌霄悉心照顾母亲,使她逐渐恢复知觉和运动功能,下肢可以支着拐杖行走了,那个同母异父的妹妹也长大上大学。按理说,母亲面对被自己无情抛弃,又缺席成长陪伴的儿子,悉心照顾自己那么多年,被他孝心和责任感所感动吧!但是,陈婷没有这份慈悲,她努力要把儿子占为己有,即使他以顽强的毅力,克服种种困难,顺利地拿到学业证书,也阻止他回国发展。她常常用我不如死去相要挟,控制住儿子,迫使凌霄一次次改变回国的行程,她还没收了凌霄的护照,并且把伴随凌霄日日夜夜的、与李尖尖和子秋三兄弟姐妹的照片,剪得粉碎,以此断他归国的念想。


当我们为陈婷的情绪和行为感到匪夷所思时,联想到凌霄外婆的所作所为,让人看到有其母必有其女的传承模板,也重新审视家庭问题代代相传神奇循环。

外婆每一次出场,不是让凌霄爸爸帮这,就是指使他做那,还道貌悍然地说,要不替女儿管着他一点。那是女儿离婚之后远嫁他国继续霸占的管法,不是控制欲膨胀,还是什么呢?看到陈婷母女同款的控制狂,只有为凌霄感叹的份了。

更加难以理解的是,陈婷看到儿子晚上整宿睡不着,在房间来走来走去,也不会上前去问一问到底怎么啦?她心里唯一想到的,就是如何拖住儿子留在身边,不让他回国寻找属于他认为快乐的生活。说她自私自利也不为过,说她玷污了母爱的无私和高尚也不冤枉。或许真正使她如此这般,是她内心极度缺乏安全感,她需要寄居在一个硬壳里,现在丈夫走了,已经成年的儿子,才是她紧紧抓住的稻草或保护伞。

也正因为性格使然,她才遭两次婚姻劫难,第一次她毁了女儿的生命,继而抛弃了儿子;第二次失去了丈夫,自己落下半身不遂的残疾,也算是上帝公正的惩罚了。


下面我们探讨第二个不讨喜的妈妈,要数贺梅了,她长得漂亮,也很能干,一个初中就辍学的农村姑娘,在职场打拼,结婚又离婚,独自抚养儿子,并且扎在城里六七年,不得不佩服这个姐们有能耐呀。


但是,由于她在职场踩了红线,与主管搞暧昧,被正室抓了现形,在工作场所打她骂她,而颜面扫地,失去了工作,断了她的生路。她一时带着儿子,回到农村老家渡劫,却被老妈冷嘲热讽,她妈妈一开口就是:“你一贯不听我的话,什么都做不好,既丢了工作,怎么养活孩子?你怎么不嫁个好人给我看看.....”

贺梅回家,真的是走投无路了,作为妈妈不但没有一句安慰,有的却是满嘴的嫌弃和嘲讽,这那是家庭应该有的情感流动,子秋就在这样被外婆嫌弃的家里住下,整天背着箩筐上山割草打柴,满面污垢,实在让人心痛。

贺梅生于斯,也长于斯,她还有一个妹妹,她们年幼丧父,妈妈一个人抚养着两个女儿,可以想象,在农村的环境,她们母女三,可能会遭遇很多不公对待。
所以,望女成凤,是老太太心中的梗。贺梅对此心知肚明,也让她练就了争强好胜的性格。要不是硬生生失去工作,她怎么能带儿子住回乡下呢?就连好心的社区钱婆婆,愿帮她介绍李海潮作为再婚的对象,她还嫌开面馆的小老板,不够有出息呢。


但在此刻,她真的落难囊中羞涩,连回家的盘缠都没有呢,她还是厚着脸面,编了个妈妈生病住院的理由,从李海潮那里借了两万元,让儿子子秋误以为,李海潮给妈妈下聘礼了,改口就喊他爸爸。子秋的一声爸爸,让这个善良的男人,牵挂了子秋一辈子,他既当爸,又当妈的,把子秋视为己出,抚养成人。


贺梅在再度倒霉的日子里,她思考着失业期间,也只能把儿子委托给外婆照顾一段时间。她告诉儿子,等自己到深圳稳定下来,过两个月就会接他的。子秋兜里带着妈妈留给他的照片盒,想念妈妈的时候,就打开看看,缓解母子分离的焦虑。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贺梅因为学历低,在深圳这个的开放城市,很难立足,适合她的工作,只能是美容行业。可能老天故意捉弄人吧!在上班不到两个月的时候,一次与客观冲突,不慎推了一下,这个顾客滑到了,后脑酌撞倒台阶的石板上,当场死亡,她以姑息杀人的罪名,坐牢四年。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她让妹妹带信给李海潮,帮她接儿子回到城里上学,自己不久就回来。
李海潮是个老实人,他真的以为贺梅不久就会来与他相聚,他憧憬着与贺梅结婚,给子秋一个安定的家。

可是,贺梅一走就是十来年,等到子秋高中毕业,考了个好大学。她却为子秋生父赵华光争子作说客,才悄悄地溜回城里,约见李海潮,劝他放手。否则,赵华光会制造麻烦,让李家面店关门歇业。李海潮做梦也想不到,她竟然与前夫联手,打得他措手不及,他认定贺梅心狠手辣,不得不让子秋跟着生父去英国留学。

故事演到这里,贺梅的坏,让人深恶痛疾,她不仅自私自利,还恩将仇报,毫无良心可言,李海潮对她彻底冷透了心。
但是有一点,她比陈婷明白,就是自己既然抛弃了儿子,那就永远不要在他面前露面,也不要儿子为自己养老尽孝。

这样的界限,给儿子子秋的伤害降到了很低,保障子秋在李爸身边安静长大。虽然也有邻居的婆婆们说三道四,告诉子秋是养子,必须要感恩。而李爸坚定地告诉他:“你永远都是我的儿子,不离不弃。”让这个没爹没娘的孤儿,慢慢地扎下心,白天安心上学,晚上到面店搞卫生,他的懂事和乖巧,赢得李爸的无比珍惜。而妹妹李尖尖呢,则更加呵护这个小哥啦!当他被小区的坏男孩嘲讽为“拖油瓶”时,尖尖手拿宝剑,冲上去与他们搏斗,在睡前给他棒糖去抚慰他受伤的心,并且拉着他的手说:“你不是多余的,你就是我的小哥
”,陪他入睡,消弥恐惧。


子秋与凌霄比较,同被母亲抛弃,而凌霄还生活在亲爸身边呢,按理说,凌霄要比子秋幸运一点。但是,子秋比凌霄的创伤反应更轻,他独立,顽强,有责任心。尽管在英国留学期间,因不肯叫赵华光爸爸,再次被生父抛弃,他就靠打工养活自己,
没落下严重的心理疾病。


如果说,陈婷和贺梅她们曾经被命运的洪流掩没过,处在心理危机的边缘,自身难保时离开孩子,或许能够给孩子不一样的未来,那么,下面大家要看到的是另一类型的妈妈,她职业稳定,家庭健全,教育程度也不错,但是,她在婚姻里,却很忘我,将全部的意义附加在丈夫和孩子身上,她在家庭里的表现,与其说是一位母亲,不如说是一位保姆,兢兢业业地服务,只希望丈夫事业发达,孩子听话,学习优秀,成为人见人爱的好孩子,并且按照自己的预设发展,只是孩子怎么想无关紧要,这样的母亲在现实中很多,你听她说的话“这都是为你好”“一定要考出好成绩,上名牌大学,才能够有个好前途....”,人们越看越象自己妈妈说的话,说什么都是对的,这个失去自我的妈妈,就是齐明月的母亲金玉香。


金玉香在家说一就是一,明月爸爸基本不管家事,大事小事都由她一个人说了算,何况是对女儿的教育方面,她可能认为在家就是权威,她规定女儿考试要拿第一,如果考第二,她就黑着脸骂她“关键时刻掉链子,真无能。”那时,明月就得小心翼翼讨好妈妈,保证下次争取考第一。所以,尽管她从小学到高中,一路成绩优秀,年年当班长。但是,她总是胆小谨微,不敢高声说话,不敢交朋友,连走路的看着地,更不敢接受异性的欣赏。她与学习一般般的李尖尖成为好朋友,是尖尖天不怕地不怕的胆量吸引了她。
但是,她不敢告诉妈妈的。后来,大学毕业工作了,她与李尖尖同租出租屋,被妈妈发现时,金玉香就彻头彻尾地批判女儿,大学没有考上重点,原来被这么几个烂朋友带坏了,在金妈妈的心目中,女儿没有自主意识的。事实呢,她平时与女儿的对话可以看出,只是她认为,明月什么都不懂,比如,一起去买衣服,明月挑一件粉红色的外套,她说你怎么能穿粉红色的衣服呢?你的脸那么黑,粉红色不适合,还是白色的好,一句话,就把女儿的喜好和感受洗掉了,明月只好乖乖地提一件白色的衣服,不开心地回家穿。


网络上有一句经典的名言“你妈妈觉得你饿了,就得去吃饭,”“你妈妈觉得你冷了,就要穿秋裤。”
明月就是这样被强势的妈妈,管成缩头缩脑不自信的样子。
她妈妈希望她当律师、当法官,可她自己喜欢当记者,当自己的理想与妈妈的理想发生冲突,又拗不过母亲的时候,明月只有采取被动抵抗的方式。

所以,明月在高考的时候,为了抵制妈妈的强势安排,故意放弃一张答题卡,让考分比较平时少得50分,当她把这个实情告诉妈妈的时候,已经是大学毕业,在电视台工作好几年,妈妈很不屑这份工作,逼她考公务员的那个夏天。妈妈听到这个情况,还是不能理解女儿,她哭着对女儿说:“你真傻,妈妈都是为了你好呀!”


但是,我们都看得出,金玉香说的都是“为你好”,是她自己认为的好,不是女儿需要的那个好,这种越俎代庖的安排,就象孩子说我饿了,给她(他)“一件衣服”那样啼笑皆非,这是母亲与孩子心理上的共生的表现,在金玉香的意识里,没有女儿独立于她精神存在的事实,也反应了多数女性处于婚姻中无我存在的实况,这不仅是女性的悲哀,也是一种文化的悲哀!!!!


下面我们来谈谈唐灿妈妈陈玉娥,她长得漂亮,与丈夫在小镇做小买卖,唐灿爸爸很宠妈妈的,她在家也是主事的角色。唐家女儿小灿,从小就是美人胚,人见人爱的。儿提时,被星探发掘,为很多产品做广告代言,从而为家里挣了两套房子。因此,唐妈妈自我感觉非常优越,她自成女儿的经纪人,喜气洋洋忙外联,那叫个风光呀,令街坊邻居羡慕不已。


陈月娥为女儿定制星途计划,在外,疯狂找角色试镜签合同,在家,对女儿唐灿严格控制食谱,预防女儿身体走形。有时小唐烂饿得不行,想吃东西,也必须申请母亲获才行。否则,即使饥肠辘辘也只能熬着,最多喝一杯能量水。妈妈会用这样的方式安慰她,为了以后做明星,你现在节制点儿子应该的....小时候,唐灿感觉妈妈虽然严格,但还是为她接了很多广告,让她在电视上频频曝光,也很荣耀的。所以,她在小朋友群体中,骄傲得像个小公主,她坚信自己星途无量。


她上高中后,与李尖尖和明月成为同班同学,她那个时候的公主病很严重,几乎目中无人,男生常常喊她明星瞎起哄,而女生从没有被唐灿看在眼里。高中阶段,拍广告的业务少了,虽然也有少女主角找她试镜,却被层层竞争淘汰,那种打击,首先她的妈妈受不了,常常抱怨女儿这个不努力,那个没实力,让自己丢尽面子。


唐灿上大学之后,开始走霉运,几乎没有接到合适的角色。好歹在一部剧里演主角,但是,因为男主不雅新闻曝光,该片被禁播。

就这样,她的明星梦逐渐暗淡,大学毕业后不甘心,做了几年北漂,结果发展渺茫。

唐灿偷偷潜回本市,与尖尖和明月他们合住一起,成为铁杆盟友,也不愿禀报父母,她怕母亲讽刺挖苦的言语受不了。于是在淘宝上开了一个陪护项目,专门替代忙碌的孩子,回家陪父母聊天的业务,她自己感觉凭力气赚钱,很踏实。但是,到了节假日,回家与亲戚朋友聚会,妈妈就要皱眉头,感觉女儿当下不上不下的,很上不了台面,月娥就会告诉亲戚,女儿在博物馆上班,来搪塞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口舌。每当此刻,唐灿就感觉对母亲怀有深深的愧疚,她自叹不如过去的同学,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都长到27岁的大姑娘,面对暗恋很久的学长江北,感觉自己没有资格表白,也很配不上人家的....


客体关系心理学,在研究母婴关系中发现,那些经常被母亲否定的孩子,内心落下的自卑感,很难消解。因为,童年时期的价值观,以接受他评为主,当自己无法令最亲的母亲满意时,他们就会得出错误的结论:“我很差劲”“我不行”“我是垃圾”的糟糕结论,这些消极的观念,会一直跟随孩子的成长。有的孩子,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他们会优势发展智力,获得学业的成就来回报母亲。也有一些人,可能被打击到完全沉轮为止。我们也常常看到一些学霸,虽然成绩斐然,由于情绪被长期压抑,自信心经常受挫,他们的情商也很难发展。


就象电视剧里的凌霄和明月他们,即备智力超群,但也支撑不起他们的自尊,还不如学业平平的李尖尖,对自身的认识比较客观,走出校门,奔向职场的发展趋势,是多么的遂愿且风生水起,而且她性格总是乐呵呵的无忧愁,即使碰到难题,也很快自有解法,总体来看,生活踏踏实实,心情平平稳稳。


所以,要做妈妈的女性朋友,一旦你决定要孩子开始,请加快自我成熟的速度,以履行其角色赋予的职责要求,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才孩子保持精神上的链接或界限,客观地接受孩子,给予他们独立的存在感,用欣赏的眼光,包容和接纳他们的全部,让孩子在充满尊严的环境中,快乐地成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安迪心理

QQ|Archiver|手机版|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 浙ICP备案号:07000406 )Discuz超级管家  

浙公网安备 33108202000124号

GMT+8, 2021-4-10 22:14 , Processed in 0.1355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