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酒精成瘾的家庭治疗体会

2019-2-4 13:2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10| 评论: 0|原作者: 郑丽君|来自: 安迪网站

摘要: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案例,K先生的酒瘾让他差一点失去婚姻,他来做戒断的心理治疗,出于挽救婚姻,虽然与心理治疗的目标加强自我成长有点出入,但对个案来说,是最先驱使他改变的一个动因了。在接受预约时,我明确告 ...
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案例,K先生的酒瘾让他差一点失去婚姻,他来做戒断的心理治疗,出于挽救婚姻,虽然与心理治疗的目标加强自我成长有点出入,但对个案来说,是最先驱使他改变的一个动因了。

在接受预约时,我明确告诉他最好夫妻一起会谈,这样比较有利观察和分析。但是,他来时没有看见太太陪同。

我与他开始会谈时,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感触,他的心理年龄似乎停滞在少年期,尽管他已经而立之年,是两个孩子的爸爸。

他说自己关注我很久了,之前有介绍他人来我这里做咨询,但那时自己却没有意识到如此必要。最近,家里发生很大变故,加上太太决意要离婚,才感觉非来不可。

他说着上面的话,眼睛看着搓来搓去的手指,很像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不好意思跟家长交代似的。

听了他这么说,我还是蛮高兴的,至少他在离婚之前做心理治疗,这对他来说是最明智的选择了,我给了他大大的赞。

他听后有点放松下来,抬眼看了看我。

我借着他此刻的心情,与他探讨咨询目标,他还是就事论事地说,我不想离婚,努力不让家散了。

婚姻的建设,需要两个成熟的男女去维护,他连家庭变故时,作为一个成年儿子,如何站起来撑着一片天的想法都没有过,又能拿什么保护自己的婚姻呢?

我表示这是一个治标不治本的想法。

他阿了一声,沉默了。

我说:婚姻里暴露的问题,都是个人问题的集中体现,你有没有想过,导致婚姻危机的真正原因?

他说:很少想此类问题。

这可轮到我发出“唉”的声音了,可我克制住了,我说如果过去没有想到,但是,现在就可以认真地想一想了,

他说我不知道这么想,把话推回来。

我继续问:你太太都有那些不满意你的地方?

她说我一喝酒就不是人了,而且是一个躁狂的人。

躁狂到什么程度?

会砸东西,会伤人(包括语言和肉体)。

我看到他的手缠着纱布,明白怎么回事了。

那么都在什么情况下躁狂呢?

他开始有点躲躲闪闪不想说这个过程,而我感觉这个过程很重要。

他沉思片刻后说,这个习惯跟我妈妈有关,她老是发脾气,说话恶狠狠的,我可能也继承了她的臭脾气。

这有点自我批评的味道。

他主动提起母亲,这是好事,说明有过一些反思,而且,也在揭开家庭代际传递的问题。

我鼓励他探索:“你有这样的思考很好!”

当我第二次用肯定的言语告诉他时,他的眼睛不再躲躲闪闪了。

他说小时候,妈妈只允许我听话,还有学习好,其他的都不讲究,这样我的智商只让我保持到初中优势。高中之后,他们对我很是失望,而我开始蘸上了酒精。

他说话还是很有逻辑性的,根本不是躁狂者。我表示喜欢他这样说下去。

他说自己特别反感母亲颐指气使的样子,任何时候下她都占理,她要求我考上名牌大学,而我开始抵触她,考上高中就谈恋爱.....还有偷偷的去酒吧喝酒。

我想,父母都是成功人士,他们对应该正值青春期的儿子嗜酒,会怎么反应?

他说:“父母是很有能量的,找来老师给我谈心做工作,而我一边听一边想如何对抗他们。”

我说:“那是被动的抵抗,为何不敢明确告诉妈妈,你不是他们期望的那么好,请他们有心理准备。”

“没有用的,我妈妈因为我放弃了仕途发展,她把我当作她实现理想的工具,而我明明知道她这样对我不公平,就是没有勇气当面说。”

“你现在都有了孩子当爸爸了....长久以来这样的回合很多吗?”

“这不是吗?就是前天的事情,我与老婆为房产证的问题吵架,我妈妈她掺和了,说房子不上我老婆的名字,本来我们关系有点缓和了,结果我妈妈又来事了.....”

“你也去酒吧喝酒了吗?”

“是的,手是喝酒后砸玻璃杯伤的.....”

从第三方看这一件事,他母亲似乎越界了,本来小夫妻为置房产写谁名字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而他的母亲却横着不同意,诺恼了媳妇,抱怨实在没办法过下去了,离婚了之。

当我把他的嗜酒与被动对抗母亲的做法连在一起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心里有一些敞亮的感觉,他说:“我自己也不知道为啥对酒那么依赖,父亲从不贪杯,想想那来的酒瘾遗传?”

说到父亲,K先生一脸放松,他对父亲还是比较崇拜的,他说父亲很节俭,工作踏踏实实,没有不良嗜好,对人也很和善。

这样的家庭不算太糟糕,虽然有一个强势的母亲。但是,父亲的形象很丰满,如果男孩子对父亲充满敬畏和崇拜,在青春期性别自我发展的关键期,很可能会以此为榜样,做一个象爸爸一样的男子汉。可是为何K先生没有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呢?

当我怀着好奇把这个问题抛给他的时候,他回忆起儿时的一件事情:有一次,他去饭店吃饭,看到一辆自行车停得不整齐,他感觉应把它归正,就在挪动自行车的时候,有一个熟悉的邻居走过来,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后来,邻居中传出他想偷自行车的谣言。以前的邻居都是父亲同单位的人,他与父亲有意见,故意在外面说他教子无方。那个时候K还是小学生,有一颗纯洁善良的心,当他闻悉谣言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却不敢告诉父母。他常常想,大人的世界很复杂,彼此矛盾影响到了对孩子的看法:另一方面,也让他开始动摇做个善良的好孩子是否行得通?带着这样的困扰伴随长大。在高中的时候,内心冲突特别明显,他在家里家外,都要顶着父亲的光环,而且有时还不那么说得出口。由此,他借酒发泄一部分清醒时说不出的委屈与烦恼,另一部分抑或是挑战强势母亲长期的压制。但是,他的双亲压根儿没有意识到......

在工作之后,他表面上中规中矩,而在晚间却不思回家,这对结婚有孩子的父亲角色,会导致太太十分失望,他们的婚姻生活名存实亡。在生物学上,他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而在情感上,他根本没有亲近过孩子。一次,他说大儿子被幼儿园老师发现,老一个人发呆。当他接受建议带孩子来咨询时,我发现,他似乎不知道如何与孩子相处。

我跟男孩说:“如果你爸爸变成常常陪你玩的好爸爸,感觉如何?”

孩子随口回答:“那我和我的妹妹都很高兴的。”

我那时看到K先生眼睛含着泪水........

我此刻问他:“你曾经想过孩子们如此需要你吗?”

他说:“我之前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当然,我清楚,对于心理年龄停滞的个体来说,抚养孩子的责任如何担当?

应家庭治疗的设计,我安排与他的父母会谈。K先生的父亲因一些原因没有参加,而他的妈妈却来了。

与她的一个小时会谈,我几乎插不上嘴,她太会说话,而且一直在说自己的难处和不容易,很少停下来探讨问题,即使我们提出一些质疑,她也解释得振振有词,几乎没有自己的不妥当。他也抱怨儿子不争气,但更多的是不接受儿子高中之后的变化,让她对儿子高考充满失望。可我想,无论如何,儿子也大学毕业了,如果当初她对儿子期待恰当,或许不会让儿子自我感觉极差,还不敢对着父母诉说如何心里话。那种看来很好的家庭,而让孩子感受窒息的氛围,是不是促使孩子在努力听话背后,暗地里用酒精麻醉,才能够呈现真实的自己呢。我进一步理解K先生多么费劲的人生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