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拒学的孩子,多是卷入父母的爱恨纠缠之中

2021-2-5 11:5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91| 评论: 0|原作者: 郑丽君|来自: 安迪网站

摘要: 拒学在青少年的咨询中,是比较常见的案例,探讨他们的深层原因,无不为家庭复杂的关系所牵绊,有些父母长期矛盾冲突,有些经历离婚战争,有些父母离婚后再婚,新的家庭关系僵硬,爸或妈过得并不好,这些家庭矛盾的此 ...
拒学在青少年的咨询中,是比较常见的案例,探讨他们的深层原因,无不为家庭复杂的关系所牵绊,有些父母长期矛盾冲突,有些经历离婚战争,有些父母离婚后再婚,新的家庭关系僵硬,爸或妈过得并不好,这些家庭矛盾的此消彼长,让孩子们耗掉了本属于单纯投入学校生活的精力。

小强在学前班时就经历父母离婚,他与妈妈一起生活到小学毕业,因为学业优异,顺利升入重点初中,在初二时母亲进入新的恋情。接下来那一年,他正缝初三面临中考的压力。他的母亲征求他再婚的意见,小强的心再也不能很单纯地上课了。本来一心想考进本地最好的高中,却因为常常头痛而影响中考发挥,现在在第二高中就读,他很不满意自己的现状,对老师很抵触,成绩直线下滑,高一下学期发现,头痛症状越来越频繁,还伴有胃肠功能昏乱。

小强说:“妈妈是老师,有稳定工作的女性,而爸爸却是打零工的男人。在有记忆的时候起,爸爸基本不上班,除了接送我去幼儿园,他有很空闲的时间。那时妈妈在城郊上班,中午不回家。所以,爸爸白天干什么,妈妈也不知道。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爸爸为什么要去赌博,输了钱还要打妈妈,本来我妈妈有房子,他只要管好我就是了,他参赌后,最后把家都都败光了。我在父母离婚之后,跟了妈妈,生活上就由姥爷照顾,妈妈要带学生赚钱,还爸爸的赌债。那时上小学了,很多事情都是听外公说的,他教训我最多的就是,“你一定要好好读书,考上好的大学,找正规的工作,千万不要向你爸爸一样没出息。”

因此,他和妈妈对我学习成绩很看重,如果考试达不到95分,就要打他骂他的。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小强拼尽全力考上班级前三,等到升初中直接保送。那时外公和妈妈很得意的,认为教子有方。但他已经落下考试紧张的根。

当小强那样说的时候,妈妈直摇头,她表示从没有听儿子这么说过呢!

小强说妈妈那时除了赚钱,那有功夫听他说话。

这些情况,小强是后来知道,父母的结合没有爱情基础,妈妈想要跳出重男轻女的娘家人,嫁给爸爸的,虽然他没有正规的工作,但他家有很好的人脉关系,可以帮助妈妈调动工作。于是他们走在一起了。

小强妈妈说孩子爸爸开始也不赌博的,在儿子出生之后,因为单位发生了重大事故,与他换岗有关,他感觉很愧疚,就主动辞呈了。在家的那段时间,爸爸被外公外婆批评得体无完肤,尤其是外婆说话很难听,说爸爸“吃软饭”“没出息”“烂泥扶不上墙”......还说妈妈有眼无珠,找个混蛋过日子。我想爸爸就是这样被骂到去赌博的吧!我到现在都在气他们....

听着小强说了这些,我深感离异家庭的孩子很不易,他本来就在经受失去父爱的恐惧感,加上耳根这么噪杂,如何保持静心上课学习呢?我也在想,为何妈妈不去制止外公外婆跟儿子灌输这些垃圾信息呢?

可是小强的妈妈本来就被父母重男轻女打击了自尊,在离婚之后,面对他们更感觉自己真的是个倒霉人,丧门星。只有拼命挣钱的份了,还哪能对父母提什么要求呢?

就这样,小强逐渐长大,当顺利升入本市最好的初中之后,面对高手林立的同学们,自觉潜力在透支,老师再也不会象小学时那样,经常表扬他了,他就象一只迷途的羊羔,失去了前行的动力。到了初二的时候,妈妈终于还完了债务,开始了买了新房,也在重新迎接新的爱情。虽然如此,妈妈把儿子当做唯一的亲人,要求爱人必须能够全面接纳儿子方肯嫁,为这写问题,母亲无数次向小强讨论终身大事。这对一个单亲母亲来说,似乎她已经想得特别周到了,但对一个正值青春期未成年的孩子来说,又面临一次选择,这个选择与中考比较更加复杂,意味着他要接受一个非血缘关系的长辈与自己在同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更主要的是,此后妈妈的婚姻能否顺利?是否还要面对家暴的悲惨局面?还有妈妈再婚,是否还会专情地爱儿子呢?或者他们生个自己的孩子,岂不是让自己成为多余的吗?凡此诸多问题,每天在小强的头脑里打转,很大程度地分散了上课思考的精力,老师也发现他常常走神,考试成绩明显的不稳定。

这些额外的心里负担,只有经历父母离婚再婚的孩子才能体验。但当时的小强亲妈也没有预感到,所以才会把再婚的想法向儿子和盘托出。

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来看,他们母子那时处在一个错位的系统中,本来她母亲是否再婚,也是做妈妈要深思熟虑的问题,如果能够考虑到对孩子的影响,就不必让他太多的参与其中,只要当事人商量如何接纳非婚生子的内心限度就够了,可那时的母亲没有明确的边界意识,让小强经历着在初三那一年不该经历的波涛汹涌。

初三中考前的那个学期,妈妈怀孕了。那是中考生最紧张的时刻,小强知道自己内心涌动着一股强烈的繁杂的情绪,又不知道如何表达。他很希望自己考到第一高中,这样就可以让外公外婆刮目相看了,也想从此证明自己的价值所在,回报母亲的抚养之恩。但是,初三最后学期开始,因为出现了频繁的失眠、头疼等躯体症状,导致中考失利了,他到现在都感觉很沮丧,那种挫败感,一直无法悉怀。

可是他的母亲根本没有意识到儿子会经历如此艰难的心路,常常教育他不要松懈,要继续努力制定学习计划,端正学习态度。

而小强的生父呢,感觉自己过去对孩子不闻不问的,有点愧疚,上高中之后,他就去托关系,让儿子进重点班,还让主任多关照,结果,主任让他当某一门课的课代表,恰恰小强不那么特长,被老师几次批评。从此,他感觉在班级颜面扫地,小强出现频繁的失眠、头疼,胃肠功能也开始昏乱,母亲带他看内科医生,吃了很多调整胃药,也不见好转。不久他开始拒绝上学了。在家的日子里,小强情绪很不稳定,常常对着母亲发火,有时还会出粗口,经过精神科诊断他得了“焦虑症既抑郁”。见到我时,药物治疗长达四个月。

-----------------------------------

女生小旗(化名),她也是一个初中拒学者,她的问题是一次月考成绩排名进入年龄段百名内后,突然感觉心力交瘁,跟妈妈说我头脑里出现了一个现象,听到谁说话都好学之前发生过,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无处不在,她异常惊愕、迷茫,而请假离开学校,呆在家里嚷嚷再也不去学校啦!

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家庭,发现小旗的父母都是教师,妈妈对女儿的情况很不满,说人家因为成绩退步而厌学,我家女儿为什么成绩上升而拒学。爸爸很少说话,落座不久就自行离开咨询室。当我建议爸爸回来参与会谈时,小旗脱口而出“不要他在场,他在我们都不想说话了....”听着女生说:我们都说不出话”,我在想这个家庭到底在经历什么?女儿居然代表着母亲说她们都怕他’?还是母女都在讨厌他?

我试着问小旗:“你们都怕他吗?能否说得更清楚一点?”

小旗马上指向妈妈说:“这个我妈妈说比较清楚....”显然,母女之间如此默契,绝不一时养成的,他们一家到底存在什么样的离奇故事呢?

那一刻,母亲的眼睛开始含着眼泪,妈妈哽咽着说不出话来。而女儿这时看到父亲重新进入咨询室,就吼着说“我早就希望你们离婚的...看惯你笑眯眯的样子,谁会知道你会打人呀...”

这个时候,妈妈酝酿了情绪,平静地说:“他真的会打人,就前天,女儿不去学校,他就拿衣架打她....”

他在打女儿,你会怎么做?

妈妈说:“如果我劝架,她就会打我的,真的。”

原来这个家庭长期存在家庭暴力,妈妈说自己在怀女儿的时候,他因为一点小事就打她一个耳光到鼓膜破裂去住院...

这是一对怀有深仇大恨的夫妻,母亲说要不想让女儿出生就没有父亲,也不会熬到今天的。妈妈的隐忍,让女儿肩负着重重的债务,她觉得是自己的出生,让母亲套在糟糕的婚姻里。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母女联结成同盟,她要保护好妈妈,时刻地守护她,包括占着妈妈身边的床位,爸爸十几年来,在她们母女心里,就是一个影子一样的存在。

怪不得母女两个如此仇恨眼前的男人?尽管他是她的生父,也是母亲的丈夫。这个男人在两个女性眼里唯一对家庭的贡献是--特别会赚钱。

而我的问题,作为知识分子的母亲,应该懂得家暴就0与无限的关系,奇怪的是,家暴首次发生在孕期,妈妈却为什么能够容忍到现在?他们恨之真切,又为何纠缠得那么深呢?

这或许是小旗家庭的故事脚本,妈妈为了女儿忍辱负重,女儿为了报答妈妈努力读书,争取优秀成绩和名次,来慰藉母亲的含辛茹苦,她们俩既是铁血同盟,又是利益共同体,这样可以守住爸爸赚来的财富。为此,女儿自觉自愿卷得那么深,前一次的月考排名提升,理应高兴才是,但她心情恍惚,出现暂时性的感知觉障碍,难道不是与父母长期矛盾激化有关,毕竟她一路走来,负担超载,如履薄冰呀。

另外,在家庭治疗中现场,会碰到有那么多焦虑的教师妈妈,追溯下来她们都是严重缺爱的女儿,就象上面小强和小旗的妈妈,她们分别来自于重男轻女的原生家庭,在碰到婚姻危机的时刻,家人往往会冷嘲热讽刺。所以,她们很难得到被理解和情感层面的支撑。小时候,她们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和价值,务必要装得很乖。少年期为了自己有一个不一样的前途,她们必须要努力学习,顺利升学,训练一技之长,获得稳定的职业。进入成年,在选择配偶的时候,往往看重外部条件,目的只有一个,让家(他)人看得起,这样往往会忽略对方的内在品质。即使她们都做到了,并且比家里的兄弟更有出息,也无法停止焦虑。那是她成长中伴随的情绪体验,一直无声无息地左右着她们的情感。等到她们做了母亲,就会把所有情感倾注在孩子身上,生活无微不至地关怀,那是她小时候没有被关怀的体验;去全心身地爱着孩子,就象爱着自己一样。学业上自然会要求很严,那是她努力奋斗爬出不受待见的原生家庭的全部挣扎。尽管孩子不是她的过去宿影,她们也无法停歇内心的恐惧感,不知不觉的,即使自己不是过去的那个妈,也就硬生生地成为自己内心讨厌的那个妈,那怕在婚姻里不断迎来肉体的摧残,也得咽着眼泪忍者,她们尊严最也受经不起他人的指指点点了......



(未完待续)

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郑丽君 脱稿于2021.1.10.13:54pm




安迪心理咨询中心,在郑丽君主任的倡导下,创建于1998年,是台州市第一家专业心理咨询机构。先后为吉利汽车,中国联通,等台州本地的企业院校提供过心理咨询服务。创始人郑丽君女士,22年来致力于家庭治疗研究与实践,擅长处理婚姻危机、亲子冲突、以及儿童、少年心理情绪与行为问题的心理分析与纠正,如多动症、抽动症、厌学辍学、网络依赖、考试焦虑、自卑抑郁、厌食暴食、精神分裂症各类上瘾症(烟瘾、酒瘾、毒瘾)的家庭治疗。特别对女性不孕不育情绪机制的心理分析、产后忧郁症的预防与家庭治疗积累了丰富的独特的临床经验。

如果你需要更具针对性的心理咨询服务请通过以下方式联系安迪心理。

中心郑老师微信号:278830150(也是QQ号)

中心地址:浙江临海柏叶西路88号3楼

办公室电话:0576-85113381 ,微信:adxlzx

手   机:13058893590  ;QQ:278830150

邮   箱:  lhadxl@126.com

更多信息百度“安迪心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安迪心理

QQ|Archiver|手机版|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 浙ICP备案号:07000406 )Discuz超级管家  

浙公网安备 33108202000124号

GMT+8, 2021-10-16 20:32 , Processed in 0.17069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