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青春期的抑郁轻生,不是孩子心理太脆弱

2020-9-22 17:1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07| 评论: 0|原作者: 郑丽君|来自: 安迪网站

摘要: 今年疫情以来,碰到青少年咨询的案例,几乎涉及到抑郁轻生,并且他们都有实施过不同程度的自杀行为,有的割腕,有的挂在窗外,幸运的是,最后时刻他们都被有效制止了,才使花儿一样的青春生命得以继续绽放。但凡家长 ...
今年疫情以来,碰到青少年咨询的案例,几乎涉及到抑郁轻生,并且他们都有实施过不同程度的自杀行为,有的割腕,有的挂在窗外,幸运的是,最后时刻他们都被有效制止了,才使花儿一样的青春生命得以继续绽放。

但凡家长会问,我的孩子为什么那么脆弱?而我却认为,家长在培育生命的过程有时难免太轻率,成长中给予太多言语的轻蔑和嘲讽,让孩子感受到活得的卑微和多余,最终失去乐于生存的勇气,才有结束生命的念想。

这是一个没有预约,独自前来咨询的女生小夏(化名),上初二,拒学两天,严重厌世,曾经一脚跨出三楼的窗口欲跳楼自杀,被家人及时拖了下来,才保一命。

小夏升初中开始,就很不开心,先住集体宿舍,与同学相处有困难,后因为男生叫她丑八怪而恨班级,她说自己活得很(丧)苟且,初一第一个学期就很想转校,被父亲一顿臭骂“不争气”而放弃念头,但她感觉在熬日子,太没意思啦,后来疫情在家上网课,基本没有做作业。所以,复课回校考试一塌糊涂,初一结束有几门挂了红灯。

本学期开学后,假期作业没有完成,被老师点名批评,产生了严重的抵触情绪,从此,上课很难集中注意力,晚上睡不着,开学初坚持了一个星期,就不想继续上学了,请假在家,天天呆在房间里,捧着手机玩游戏,爸爸看不下去骂她:“你是不是骨头痒痒的想挨揍?”她回说:“要打要骂由着你,我已无所谓了.....”

这是她第一次挑衅父亲,过去她看到父亲都有几分害怕,尽量能躲远点就远点。但是,这一次她似乎豁出去了。而粗心的父亲,没有察觉女儿心态已经抑郁端倪,自然不会引导和排解。

说完这句话,她沉默了很久。

我问:“你只提到爸爸,妈妈知道你的情况吗?”

小夏说:“我妈妈在很远的地方,是她建议我来做心理咨询的,她跟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

这时,我才知道她是离异家庭的孩子,幼年经历父母离异的孩子,内心留下严重的创伤和阴影,他们最害怕被抛弃,在集体环境敏感和恐惧被人排斥。我重新审视坐在面前的她,感叹她的坚韧,至少她还是有活下去的意志驱使来做心理咨询嘛!

小夏慢慢回忆,爸妈在她五岁时就离婚了。

妈妈是西北地区人,在我们当地打工时,与爸爸认识的,她生下小夏的时候,还没有结婚。好像之后领的结婚证,但到离婚时也没有办婚宴。由于孩子突然到来,爸妈仓促结婚之后,常常吵架,大部分为钱的问题,爸爸那个时候不大勤劳,没有稳定的收入。所以,妈妈一个外地人,无依无靠的,加上婆家排斥她,生活很不如意,就会对小夏说“要不是怀了你,我才不会嫁给你爸呢。”

就这样,爸妈在婚内彼此背离,熬到小夏五岁左右,办了离婚手续。妈妈回老家跟现在的继父结婚,生了一对双胞胎的妹妹,已经上小学了。

小夏留在爷爷奶奶身边生活,很少有机会亲近父亲,妈妈又在遥远的老家,她说自己就象个没爹疼每娘亲的野孩子。所以,面对不友好同学的排挤、欺负,也只有默默忍受。前两年,父亲也再婚了,她越发感到自己很多余。

她每当想起妈妈生自己的经历,就感觉很对不起她的,她认为是自己降临耽误了妈妈的人生,越想自己越是个罪过之人,还不如死了的好。于是,她离开学校那一天,首先与妈妈通了电话,当妈妈说要送妹妹们去辅导班而停止通话,她大哭了一场,心想既然这么讨人嫌,还不如死了算,就爬上三楼的窗口,想一了百了之......

小夏在会谈的时候,中途分别接到继母和父亲的电话,他们都感觉女儿有点小题大做,对深受抑郁痛苦折磨的她没法理解。她挂了电话,低下头流着泪低语,他们都说:“你还要我们怎么对你好?一点都不理解父母....”

我很诚恳地对她说:“你内心苦楚我能感同身受,在这里你可以放声地哭,也可以尽尽地诉.....”

她终于哭出声来。

我耐心地等她收集心情,也正因为那一刻的理解与陪伴,她似乎好受一点,擦去眼泪,对我说声抱歉!

我告诉她,你不需要抱歉,包括对你的出生也不需要向你妈抱歉,你可以庆幸任何方式的诞生,也可以接受现在的抑郁......

她看着我很久,确认我的真诚之后,点点头表示同意。

人们都是生活在自然的文化属性里,对待人生有既定俗成的认知,孩子来到世界的那一刻,父母的角色自然确定了。但是,有多少人对生命充满敬意?这个问题我想过很多次,当他们在父母的岗位上碰到不顺,就会任意地抱怨孩子带来的麻烦,而且会连续抱怨不停,直到让孩子感觉自己真的多余,这是不是对父母神圣职责的亵渎呢?

就象9月17日,发生在武汉谋所中学14岁男生跳楼事件一样,如果老师对男生上课玩扑克这件违规行为,有策略巧妙地处理,也不至于转告到父母那里,让情绪不稳定的母亲施意打骂。更重要的是,妈妈接到老师告诉之后,我认为首先了解具体情况后,与孩子平心静气地谈谈,而不是当着同学的面,扇耳光表示自己教子有方。这对一个青春期的孩子来说,是多么的有失尊严,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被两个耳光打没了.......

家长们何以知晓,正逢青春期的孩子,对自尊和公正,有近似于非同寻常的渴望。所以,他们在那一段时期,遇到考试压力或人际困扰,情绪起伏不定,容易发火。认知也处在极端状态,非此即彼,表现为喜较劲、爱钻牛角尖。常有挑衅师长权威的行为。基于这些特点,需要被家长认同的,只有了解孩子心理特征,方才可以开展有效的亲子互动和交流。但是,潜心学习了解发展心理学的家长并不多。所以,就有常被认为孩子叛逆行为,甚至严重的心理问题在青春期爆发.....

在此我呼吁,面对青春期孩子情绪起伏不定,当师长有时惊慌失措,到底联手反制?还是充满巨大耐心加以包容?上面诸位跳楼的事件告诉你,直面孩子在学校发生问题,做到循循诱导是父母的天职,任何方式的粗暴教训、错误惩罚,都会给孩子造成心理阴影,让他们难为激发乐于生存的原始动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安迪心理

QQ|Archiver|手机版|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 浙ICP备案号:07000406 )Discuz超级管家  

浙公网安备 33108202000124号

GMT+8, 2021-4-10 22:16 , Processed in 0.13067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