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少女每一次自我诋毁,都在呼唤曾经断裂的亲情

2020-6-8 14:3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81| 评论: 0|原作者: 郑丽君|来自: 安迪网站

摘要: 这是一位高三的女生,疫情禁足快要结束的时候,她算着到校的日期,感觉天了塌下来了,当她想起这几年在学校难熬的日子,不想活的念头,一次一次地从心底蹿上来,整夜整夜地失眠。父母看着女孩房里亮到凌晨的灯光,愁 ...
这是一位高三的女生,疫情禁足快要结束的时候,她算着到校的日期,感觉天了塌下来了,当她想起这几年在学校难熬的日子,不想活的念头,一次一次地从心底蹿上来,整夜整夜地失眠。父母看着女孩房里亮到凌晨的灯光,愁肠百结,有时去悄悄地在门外提醒她快点睡,却被她一顿臭骂。这是晴天霹雳呀,夫妻两个一直在外做生意,女孩上幼儿园就全托,一路是学习的佼佼者,到中考顺利升学进入重点高中,过去从老师那里发来的成绩单,年年名列三甲。父母两个真的很少为女儿学习的事情操过心。现如今,高考在即,女孩理应是投入认真复习迎接高考的当口,为什么失眠焦躁了呢?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妈妈上网搜索寻找有经验的心理治疗师,当他们急冲冲约我时,在早晨六点多,要求快点安排给女孩首次咨询会谈时间。

我一看妈妈的信息,感觉是很早加我微信的家长,为何现在才忽忙预约呢?

母亲说,女孩在初一时发生人际冲突问题,学校的老师建议做咨询,她那会加的我。但是,后来观察女孩成绩稳定,中考顺利进入重点高中,她却放心地以为没事了,那里知道女儿现在状况实在堪忧,不得不重视呀!

我立即安排当天的中午时间,希望她们一家来见我,我想详细了解女孩的现状,以及她的成长景遇。

女孩一见到我,就说想单独跟我聊,父母在场说不出话来。我猜他们亲子关系不一般,感觉女孩与父母很疏远,当着爸妈面有口难言。

女孩一直低着头,一开口说话声音很低,我静气地听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感觉自己很卑鄙,无脸面对学校里的同学。”由此她给自己贴上“尴尬症”的标签。

我在想,女孩到底做了什么,如此这般地诋毁自己呢?

她说:“我真的很不地道,反正我感觉自己无脸见人。”

她所说的那些不地道的事情,都是她在不同的寄宿时段里,与顽皮男生斗智斗勇的趣事。但是,因为被告到宿主(或班主),被她们批评和惩罚后留下的愧疚情绪。比如,小学生时,她有一次与男生斗嘴输了,暗地里使坏,让他绊倒四脚朝天。还有初中时让那个叫她“丑八怪”的男生,上课犯纪律,让班主任惩罚的事件。

我面对她过份的自我苛责,充满理解,也不排除同情地说:“可能那个时候,你身后没有父母的支撑,一个人要面对很多不确定而不得已所为吧!”她听后,沉默了一会儿说:“可是,她们(指宿管或者班主任)事后还会说我那么有心计,不是批评算什么?”

我在想儿童期的认知和道德感,更多地迎合社会化权威的标准。所以,她为了曾经出于自我捍卫的行动,也不排除违规的操作,当师长的态度与之相反时,她不得不迎合权威的标准。心理治疗的目标,当务之急要化解由于过早分离,衍生出自卑情结,对她说:“或许你不是有意的,也不要用童年的错误来苛责自己。”

女孩将信将疑,这的确是她过去那么多年来没有人跟她说过的话,她以前从父母那里听到最多的话就是,要听话,不要诺事,好好读书升重点,将来谋个好出路.....是的,如此等等,都是这些充满正能量的教化,没有感同身受。所以,她已经不习惯接受如此的感同身受。

从事家庭关系研究的先行者,他们的观察结论,支持了没有爱滋养的孩子,外表装着坚强的盔甲。那些早早离开父母的孩子,多少回克制着思念亲情和陪伴的渴望,用这种隐忍转换成坚忍,来发展自己的智力,获取好的成绩,去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我能够听到,眼前这位女生,每一次自我诋毁,都在呼唤失去的爱。而心理治疗的目的,恰恰要弥消童年分离的创伤,让孩子的心灵重新填满温柔。
-------------------------------
-------------------------------
她是初二的女生,她的主诉与上面女生很相似,父母长期在外做生意,她从幼儿园开始,就寄托在老师家里,这让父母感觉比较放心,他们认为老师懂教育,孩子学习上的问题就不用操心了,自己只要努力争钱,满足孩子的各项消费,两全其美。

女孩从老家的幼儿升入当地的中小学校,一路走来,顺利得很,小学毕业时,学习成绩年年优秀,被推荐到市里的重点初中,这让父母非常自豪,相信当初的安排堪称完美。当父母想当然憧憬着女孩中考顺利,进入重点高中的喜悦时,她却处在焦虑和抑郁的痛苦挣扎之中,最近一个月来,女孩感觉挺不过去了。这让爸妈很不理解,他们说他的哥哥也是一直寄宿,并且顺利上大学。为什么女孩就要出问题。现在,女孩一听到爸爸说话,就忍无可忍,大喊大叫不要再看见他。

她的主诉与上面的女孩很象,搜肠刮肚地挖掘自己小时候对同伴做过的臭事,诸如告假状、冤枉、栽脏等等,她对自己一路严要求认真学习,取得好成绩,描述成无非为讨好父母,证明自己的不简单而已。所以,一想到妈妈中考前来陪读,感到很不舒服,认为他们是对自己一种情感交易,天天督促她要在最后关头好好用功,顺利进入重点高中,是投资人对成果的收割。

那些太早离开父母的孩子,她在幼儿时的自我中心认知是,因为我不够好,所以他们不愿陪伴我。他们穷尽一生,都要努力证明自己的价值,在学业上成绩非凡,但是到了青春期,认知上开始发生变化,看到那些在父母身边长大的同龄人,不那么好强,不那么坚硬,他们更加懂得理解人,有温度。对比自己,需要卯足力气争名次而产生怜悯。对父母过去在物质上的满足也感觉非常投机。所以,小时候不敢表达的怨恨,也会从心底冉冉升起,到了青春期,叛逆更加剧烈。

据鲍尔比对个体丧失的研究发现,这些孩子在哀悼时选择的形式,往往表现为对已丧失的对象的无意识责难,和有意识的、持续性的自我责难相结合。这正好解释了上面两个女生类似于愧疚的主诉。

而我听到她们对自己毫不保留的指责声中,包含者对失去爱的急切呼唤,让在场的父母听之深怀歉疚,他们为自己不得已的安排而惭愧终生,驱使他们找更好的资源去治疗孩子的抑郁。

除此之外,当下似乎没有更好的救赎了。

安迪心理咨询中心郑丽君,脱稿于2020.6.8 17:45pm




如果你需要更具针对性的心理咨询服务请通过以下方式联系安迪心理。

中心郑老师微信号:278830150(也是QQ号)

中心地址:浙江临海柏叶西路88号3楼301室

预约电话:0576-85113381

手机:13085593590

网站:adxl.cn

微信:adxlzx

公共账号:tzadxlzx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安迪心理

QQ|Archiver|手机版|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 浙ICP备案号:07000406 )Discuz超级管家  

浙公网安备 33108202000124号

GMT+8, 2021-1-19 17:07 , Processed in 0.13148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