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 抑郁的儿子与“都挺好”的父母

2020-3-2 22:2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53| 评论: 0|来自: 安迪微信公众号

摘要: 正月初,本地封城禁足,一位因‘儿子抑郁叫嚷不想活’的母亲求助留言,她说儿子最近情绪很狂躁,没法交流,只要父母对他说话,他都会立即躁狂地吼叫’被你们压得喘不过气‘,并且跑回房间,上锁,捧着手机,几天不跟 ...

正月初,本地封城禁足,一位因‘儿子抑郁叫嚷不想活’的母亲求助留言,她说儿子最近情绪很狂躁,没法交流,只要父母对他说话,他都会立即躁狂地吼叫’被你们压得喘不过气‘,并且跑回房间,上锁,捧着手机,几天不跟大人说话。

我建议父母与儿子一起来作家庭治疗,但是因为抗疫期间,出行不方便,而迟迟没有到访。
解禁后,我以为他们会如期来做评估。
但是,妈妈好像很难约上丈夫和儿子,某一天上午,她一个人来了。

听了她的一番叙述,我从她的字字句句里感到,儿子在童年期母子还能有话说。但到初中之后,儿子对待母亲的态度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很难交流;上高中之后,儿子一到考试有压力,就会莫名其妙对妈妈吼叫。她那个时候,为了不影响儿子高考,时时顺着他....
后来母子关系越来越差,大学之后基本说不上话,假期在家一直玩手机,很少看到儿子出去与同学玩。现在回家工作四五年,儿子除了工作,几乎不社交、不谈恋爱,现在好像很压抑,常常喊头疼,最让她紧张的常说“不想活“之类的丧气话,让父母很崩溃。
母亲说着说着哽咽起来,她感到既无奈,又无助。但是,她能够很快收住情绪,不让眼泪流出来,然后,会笑一笑接着说。
我问:”你记得儿子对你说那些话很反感?

她举例说:”比如他说今天天气很暖和,我就说那你要穿矮领的羊毛衫,他立马就嚎叫起来不要我管.....“
很显然,儿子本来就想表达自己对天气的感受,而妈妈马上会给他穿衣指点,这种文不对题的对话可能一贯如此,让儿子感觉母亲不在倾听他说话而生气。但是,母亲却说”我关心你没有错吧!你干吗生那么大的气?“母子之间的冲突,就在日常对话中发生者,在母亲看来,儿子一定有毛病了。

我感觉眼前的母亲,非常功能化,她可能把自己的存在,就当作一个保姆型的机器人,根本不带情感地与孩子互动,就像她在我这里也常问我,这样我没有说错吧!对于只会说”正确“话的妈妈来说,孩子往往都是错误的一方。何况现在长大了,有点反抗的能量,所以频频向母亲发指弹。
我问母亲:”你丈夫对儿子现状怎么看 ?
她说孩子他爸工作很认真,回家来很少跟儿子说话,从小到大没有看到父子之间有嬉闹的场面,他一开口说儿子这个不是那个不是,几乎是否定,用手指指点点,我知道儿子很怕他的,他对儿子指责的话比较多,从没有听到赞扬和肯定.....但是,儿子现在反而与爸爸讲得来,也很关心爸爸的身体状况。
她的丈夫是单位主管,显然工作很有能力,但他与很多成功的男人一样,很少流露夫爱和父爱。
我试着问:“你会欣赏儿子吗?

她摇摇头说:“我也很少,我常常担心他做不好事,比如,坐我外甥的车上,我就很放心。而凡是我和儿子出行,都我自己开车,尽管儿子也有驾照......”
我根据他上述反应的家庭关系图谱,大概能够想象到,他儿子在家的情形,妈妈很罗嗦,照顾得于无巨细;爸爸事业成功,但很严肃,有权威,他们努力对儿子坚持说对的话。
那么,在两个大人都追求”正确“的家庭环境中,孩子感觉自己说什么都是不对的,做什么都要大人说了算,自己被高度管控。所以,现在的他对家长很愤怒很抗拒。而在父母眼里,儿子很糟糕,有严重的躁狂抑郁.....这就是母亲认为当前家庭最大的问题。
而我却总是质疑拿孩子的病来下诊断,我的思考是,一个孩子的病症能够引起父母共同关注的背景资料是什么呢?他的病莫非是父母之间没有解决问题结出的瘤?这两个问题是我在往下更加着重探讨的话题。
我期待她的一家三口来做家庭评估,试图探讨儿子抑郁是否与夫妻之间长期冲突的问题有关,也评估他们有没有新的可能性,推动他们走出阴霾,这才是我期待的工作......

一周之后,母亲给我留言,她与丈夫商量好先作夫妻会谈,她还是想借此了解,如何改变父母与孩子的相处方式。但我明确地意识到,这一对夫妻,可能需要更多的帮助。因为,只有夫妻彼此无话可说了,才把孩子推倒前台来,当作谈话的主要内容。
我安排在一个周日下午的时间,见到他们夫妻。先生个子不高,清瘦,虽然在春节期间刚刚做了第二癌症手术,看来恢复得还好,他说禁城令解除后,上了一个星期的班,本次咨询想探讨一下如何帮助儿子解除网络依赖的问题。我认真打量太太虽然体型略胖,但打扮很时髦,涂口红,戴着帽子,里面穿一件流行的红花连衣裙,外批长线衫,很飘逸。
太太也附和先生说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讨教与孩子沟通的技巧。
显然上次与她探讨的目标已经被救孩子的强烈愿望置换了。
我回复父亲说:“你真的只要探讨亲子关系就可以了吗?
他重复一遍,这是今天来的目的。
当然,我站在家庭治疗的角度,是对他们
的明显存疑,就强调地说:“你认为改变亲子关系,就可以帮到你的儿子走出抑郁吗?

他此刻被我这样一问,开始沉默了一下。
妈妈接着说了他们家前一天发生的事情。她说:“儿子这一段时间对声音反应很敏感,我招呼他爸到厨房说一起做饭,他就出来喊叫“你们不要吵架了....”
妈妈说自己平时与丈夫也这样说话,但想不明白儿子为什么认为我们在吵架。


我请先生说说自己的看法。
先生说老婆说话总是高八度,一开口就是吵架的腔调,所以他也尽量不跟她接话。
先生这样说的时候,看也不看太太一眼。
我在想,在家里,长期沉不愿与太太对话的丈夫,会逼得太太一个人唱独角戏,所以她要提高音量引起他的重视,而相当理性的丈夫,就是不给友好的回应,这可能是他们几十年婚姻的基调。
我继续问,那你平时不得不说的话,是否关乎儿子的事情。
他说:“是的。

我随而口:“这样的家庭氛围,难孩子要发疯。”

先生这时说:“我也觉得是我们有问题,过去不知道怎么调整。”这个时候,他看了看妻子。

我就这个问题继续与他们探讨,如果你们吵架了,儿子会帮谁?

太太说:“我们没有真而八经地吵过架呀!”


他们是一对平时说不上话的夫妻,但是,对外又很掩饰夫妻关系,真的很有意思。

我心里有一个很大胆的假设,如果他们夫妻平时爱理不理的样子,一旦妈妈开口又好像自个炒豆豆。那么,他们的儿子会怀疑父母是否相爱,自己存在到底有没有意思,不想活的的念头早就潜伏在成长中,只是父母没有意识到而已。

我继续与先生探讨,问他与太太哪些美好记忆?

他说没啥记忆。这令太太很尴尬。

我说那与儿子相处,有温暖的回忆吗?

他说前年癌症开刀的时候,他在外地培训,时不时打电话来询问病况,作为爸爸我很感动。
这的确是父子关系温暖的情境。但是,我想了解,小孩子成长也有很多次生病上医院治疗,作父亲的有陪伴的经验吗?
他摇摇头,一次也没有印象。
这个时候太太说他一直把工作放在第一位,周末也很少呆家里,与孩子嬉闹,孩子的生活和学习,他根本不插手。

“那你生过他的气吗?”

这一次她不否认地说:“即使有又怎么样?”太太一脸无奈。

显然太太是抱怨先生为夫为父不够称职啊!
先生这个时候也很坦然承认自己在孩子成长中的缺席。

我说:“在此你想对太太说些啥?”

他又沉默了,我知道事业成功的男人,很少对太太有愧疚,他们以为作为老婆应当理解的。

我乘机问:“你对自己的家人怎么样吗?”我想了解他们夫妻相处之道,受那些经验影响?

太太这时又抢答:“他对自己家人都有说有笑的,还有对外人,比如对单位同事里都很友好的,就是对我们母子不够关心,现在儿子对他倒是比对我态度更好....”

我想母亲此刻内心有很多失落和妒忌。

“你爸爸对你妈妈体贴吗?

先生又一次涵默不语。

我继续问先生:“太太这样说你听明白什么吗?
他却说:“我跟你说不上话,就是因为你一开口就叽叽喳喳的,很不舒服,干脆就不说了。”
我说:“在家夫妻没话
,到那里躲时间呢?”

又是太太说:“生病之前他周末很少回家,生病之后,他晚饭一放下,就出去走路,我想跟他一起都不答应。你知道我晚上也去散步的,但是跟着朋友夫妻一起走....”她诘问丈夫:”老公,我们夫妻这样正常吗?
毫不否认,只要太太一说话,件件桩桩好像在声讨。这个木纳老公拼命往外跑,让妻子独自面对孤单和委屈,所以,妈妈为何说话带情绪又很高声,她也只能这样引起丈夫的注意。可以还是他充耳不闻。那儿子肯定会放在心上。这对夫妻缺乏相互妥协,会不会让孩子感觉自己的父母貌合神离呢?
我看着眼前的他们,都经历了三十年的婚姻,但他们好像仅仅在家庭功能上的组合,很少有情感流动,更谈不上在日常生活中的合作与默契了。在冷冰冰的家庭氛围里,儿子见证着父母之间的冷漠,我想他们的儿子小时候会用怎样的的方式,努力协调父母的关系呢?但是也尝到了很多失败的无奈。

所以儿子从初中开始,常常莫名其妙的情绪爆发。

而大意的父母,根本没有从他的立场去体认那份担忧。

现在一家人的状况是,儿子抑郁不想活,太太焦躁睡不着,而先生却患上癌症,经常与医生打交道。
更让夫妻操心的是,他们的儿子,天天上班回来,只呆在家里,时刻关注着父母是不是吵架了,放弃了同龄人的交往和情感建设-谈恋爱和结婚。

从他们一家现状看,不和谐的婚姻对家庭成员的杀伤力,如此强大。
我想起母亲的妹妹推荐时说的话,她说姐姐一家看起来”都挺好“的,为什么外甥天天喊着不想活。
而我几十年来的家庭治疗体会,再怕来访者说我们家”都挺好“的,那是表面繁荣,内部千疮百孔呀。

这个时候,我试图再一次让父母看清楚,儿子抑郁的与他们之间的长期冷战不协调结出的果,而不是他们认为的网瘾使然。现在即使父母安排儿子去相亲,他的儿子也未必对婚恋有兴趣。

此刻,只见先生对着太太说:”问题在我们,我们需要改变。“

太太似乎放松了很多,她说刚才这样的分析,我对儿子”喊不想活“有了进一步的理解。

我问先生,”你愿意从那里开始改变?“

太太很灵气地把自己的愿望说出来:“你以后与我一起散步,我也改变说话的语气。”(未完待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安迪心理

QQ|Archiver|手机版|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 浙ICP备案号:07000406 )Discuz超级管家  

浙公网安备 33108202000124号

GMT+8, 2021-1-19 15:49 , Processed in 0.12881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