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孩子抑郁厌学的原因是背负父母婚姻冲突的重负

2019-12-17 11:3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98| 评论: 0|原作者: 郑丽君|来自: 安迪网站

摘要: 每一次接到学生厌学的案例,我的感觉有点难受。因为,这些孩子很难做自己,他们悠不过父母对自己的设定,在某次升学之后的定位不当,引发的一系列恐惧反应。她是高二女生,从升入高中后,从第一次期中考获得比较好的 ...
每一次接到学生厌学的案例,我的感觉有点难受。因为,这些孩子很难做自己,他们背后都有持续冲突的父母,但也悠不过父母对自己的设定,在每次升学适应的变化面前,引发的一系列恐惧和不安反应。

她是高二女生,从升入高中的第一次期中考获得比较好的名次之后,发现自己越发对考试充满紧张,艰难坚持到现在,已经力不从心了。

我很想听她说说自己的难处,女生一边看着妈妈,一边咽咽呜呜说不出话来。 

妈妈快言快语,说女儿进入高中之后,学习比过去好多了,高一时就进入年纪前五十,现在已经到了前二十,但女儿还是对自己没有信心,每一次考试都会睡不着,吃不好。女孩说自己也很担心这种状态持续下去,不知道会怎么办?

当我问及女生,对母亲刚才的说法怎么看的时候,女生泪流满面地一个劲擦眼泪,她却说自己不知道怎么说。

我接下她的话,如果眼泪会说话,那又是怎样的悲伤呢?

她说自己很长时间以来,都找不到活着的理由,头脑里常常涌现出自杀的念头。

我说有过怎样的行动,她说自己不止一次地在手上用刀划开皮肤,看着血流出来才感觉自己还活着。

这个时候,妈妈也胞含泪眼,反问“你怎么都没有跟我说过这个事情呢?”

女生说:“你什么时候能听我说呢?”

母女之间的对话,让一直坐在那里看手机的爸爸无动于衷。

此刻,我看着这个家庭的那一幕,心里也是酸酸的。我在想,眼前的女生已经用泪水告诉父母,她活得很悲伤,但双亲并非理解呀。那么,我要努力去引导他们探讨这个隐藏在她心底很深的秘密。

我跟女孩说,你的眼泪好像在诉说你的悲伤,但是,这个悲伤从何而来?

她又一次看了妈妈,欲言又止。

这一次,妈妈想起了女孩对她说过的话,检讨自己过去没有理解她,让女孩在心情不好的时候不敢对妈妈倾诉。

原来,女孩已经休学一年了,过去在省城断断续续做治疗,她都不愿对心理医生谈及父母的事情。

她是父母的第二胎孩子,上面有一个大她五、六岁的姐姐,在她五岁那年,因为父亲投资失败,为了躲避风险父母离婚了。她说父母离婚前无休止的争吵,都让她异常恐惧,那个时候她与姐姐很害怕被父母抛弃,常常两个人抱着蒙在被锅里伤心地哭泣,她们姐妹都不想让自己的哭声打扰到妈妈,哭过之后有装着没有事。她心里很明白,不断提醒自己要乖乖的,别让妈妈离开家。后来是爸爸离开家,妈妈陪伴姐妹俩上学成长,她就立志认真地读书,下决心考出好成绩,才能博取妈妈的欢。就这样一路如履薄冰地走过小学,升入当地的重点初中,然后升入高中。但是,高中之后面对强手如林的同学,紧张的竞争压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担心自己学习成绩无法保持往日的优势,所以越发努力,才取得之前的名次,但面对每一次考试,就会担心如果下滑遭遇父母对自己的嫌弃.......

妈妈听了女儿心里隐藏着“被抛弃”的恐惧感,她想起了自己最近几个月与丈夫的不和谐,心里也很愧疚,她带自责的口吻承认,自己平时说话真的太不注意场合,尽管女儿有提醒,就是控制不住,意识到自己固执到不断重复着争吵.....

说到这里,我认真观察坐在那里一声不吭的父亲,他好像抽离在局外,看着自己的手机。

我邀请父亲来说说对母女此时的话题的想法,他还是很隔离地不做回应。

我决定挑战一下他,就说你对太太平时的说话方式有啥反应?

他真像谦谦君子一样说“习惯了


我却认为他的置之度外,却把女儿搅入其中,感到很可惜,对他说,你的习惯换来了女儿的生病,你如何思考?

他感觉这个问题有点惊愕,但还是没有任何的表述。

我看看母亲的表情,她带着失望却又为他辩解地对着女儿说,你爸爸在这方面都是让着我的,劈开生意失败上的事之外,我感觉自己的脾气有点大,以后我会改变的......

女孩听着妈妈的态度转了180度,将信将疑地不说话。

我更好奇地看着父亲,他从来到咨询室开始,还没有说过完整的话呢。我想他面对母女之间的对话,真的充耳不闻吗?备邀请他说说自己此刻的想法。

这个沉默是金的男人,说的话几乎让他的太太哭出来,他说:“我就是这样的,说不来好听的话.....”

凡是看到青春期孩子抑郁厌学的案例,他们家庭结构的共同特征是,游离而不解风情的父亲,躁狂而把情感投入孩子的母亲,僵硬的夫妻关系所营造压抑的家庭氛围,足可以让孩子无所适从。而孩子天然是个关注父母的小天使,他们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父母细微的情感流动,并且常常作出意想不到的努力试图帮助拯救局面。说到底父母情感错位恰恰是引诱孩子进入三角化的糟糕局面。

女孩妈妈说自己带两个女儿长大,父亲极少关注自己的辛劳与不易,虽然大女儿已经上大学了,小的本应进入高三,现在休学一年,自己也快要发疯了。她历数孩子们在学校的情况,两个女儿都只会跟妈妈说道,就在前段时间,大女儿对妈妈的近况也很担心,把妹妹小时候一直敏感的问题告诉自己,才后悔当初夫妻吵架又离婚的经历,造成的伤害有多深。妈妈说着这些话,把眼睛看向丈夫,希望他能够理解小女为何抑郁的原因,那个木纳的丈夫连看也不看母女。

我在想,眼前的爸爸到底听见此刻母女二人的辛酸吗?我又一次邀请爸爸如何回应太太说的话。

他还是没有吱声。

我回头问女孩,你们在家很少听到爸爸的声音吗?

她说:“即使跟他说话,也常常文不对题,干脆就不说了....”

女孩这样说的时候,爸爸也没有回应一句。这个三涵其口的大男人,好像是个影子,退避在母女的怨恨之后,让母女之间的纠缠年复一年地持续上演。

当我看到女孩再一次抽起纸巾擦眼泪的时候,对她被卡在父母冲突之间的困境充满同情,我还没有搞清楚这一对父母现在若无其事地生活在一起,对女孩如何解释。

据妈妈讲,一个月前,他们夫妻又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吵架了,女孩似乎更加焦躁。

我认为女孩也只有这样,父母才会放下争吵。接下来妈妈就带着女孩上省城的精神病院继续开药物。

父亲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个敏感的女孩,对父母风吹草动的情感充满惊慌,她越关注父母之间的恩恩怨怨,情绪就越发躁狂,如果她没有力量挣脱被卡进去的三角关系,她的病症充其量只会成为暂时平息父母之间的纷争。所以,她也因为忠诚做父母冲突的“协调者”,而让自己脱不了“生病”的标签,去反复吃药治病。

当一家人对女孩生病的原因有了新的思考之后,爸妈由刚来时的急躁转入沉思,虽然父亲看起来还是那么游离,但是,母亲已经有了很多转变,她说自己虽然一直在女儿身边,但过去跌宕的生活变故,还有生存的压力与奔波,真的很少去体会孩子的感受,以后愿意尝试新的努力和调整,她诚恳的态度让女孩止住了眼泪。

我看着女孩逐渐抬起头,邀请她给父母的婚姻开出方,她说:“只要爸爸多理解一点妈妈,不要让她伤心和失望,我可以在学校安心一点读书。”

此刻爸爸好像开巧一点,吐出五个字“我会做到的”。

妈妈这时才愿意看向丈夫,眼睛充满期待。

会谈结束时,妈妈变得温和很多,女孩也如释重负。

但我想,这位父亲真的会努力改变自己吗?女孩会从此放下妈妈的情绪起伏而不顾吗?我心里明白与这个家庭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郑丽君  脱稿于 2019.12.17 11:34AM
====================================

网站:adxl.cn

微信:adxlzx

公共账号:tzadxlzx

联系电话:0576-85113381,13058893590.

地址:栢叶西路88号三楼301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安迪心理

QQ|Archiver|手机版|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 浙ICP备案号:07000406 )Discuz超级管家  

浙公网安备 33108202000124号

GMT+8, 2020-1-25 19:53 , Processed in 0.10922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